一个武汉基层卫生工作者的疫情见闻:领导的定调,让大家放松了警惕

东方网・纵相新闻
这个春节,一场突如其来的“病毒风暴”席卷全国。
武汉既是这场风暴的源头又是抗击这场风暴的中心。
去年底,武汉有病毒传播的消息就已引起媒体关注,但武汉官方应对举措步步…

东方网・纵相新闻

这个春节,一场突如其来的“病毒风暴”席卷全国。

武汉既是这场风暴的源头又是抗击这场风暴的中心。

去年底,武汉有病毒传播的消息就已引起媒体关注,但武汉官方应对举措步步滞后,信息公开遮遮掩掩,导致形成了当前的局面。

钟南山院士接受央视采访 图/央视截图

1月20日,钟南山央视公开发声“人传人、一个患者传染了14个医护人员”,这才引起了全面重视,但此时数量无法估计的“潜伏病例”已随着火车奔向祖国各地……

虽然目前多种举措严控病毒传播,多方渠道支持武汉抗击病毒,但武汉各大医院缺少口罩、防护衣、防冲击眼罩等医疗物资的消息仍牵动着国人的心……

这一个月,武汉到底发生了什么?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武汉现在这个局面?

一位在武汉基层卫生部门工作的雷申弩(化名)向东方网・纵相新闻介绍了自己这一个月来的工作状态及个人思考。

以下为雷申弩的自述:

我是武汉市某区卫生部门的职工,单位防控领导小组成立后,我的主要工作是完成领导交待的协调工作。

警方通报处理“造谣者”时以为疫情已结束

公立医院是这次疫情救治的主力,市政府公布了各区定点医院的情况,而区里的民营医院和部分专科医院虽然不具备救治能力,但他们支援了医护人员和很多救护车辆,供卫健局调用。

最初疫情的内情我也不清楚。

图/@平安武汉

当武汉警方通报8个人因造谣被依法处理时,我还以为没有多严重,这个突发事件已经结束。

大约两周前,单位下发通知要求全体人员停止休假回单位上班。虽然我们当时就已经开始了准备工作,但还是低估了疫情的严重性。

领导的定调,让大家继续放松了警惕

事件发生转折是1月13号,泰国发现了1例来自武汉的病毒感染病例,随后日本也出现了病例。

15号凌晨,武汉市卫健委在官网上作了情况通报。

当时的通报提到,现有的调查结果表明,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,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,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。

到了20号,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央视专访时,已经证实了有人传人的情况,也证实了有14名医务人员感染。

1月24日,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隔离病房,医护人员为病人治疗。图/新华社

前期不重视为疫情的扩散埋下了伏笔。

那时候我们经常开电视电话会议,也成立了领导专班,但作为区级卫生管理机构,我们也只能给辖区医院发文,让他们收治病人。

当时开会领导说的也是没有传染性,后面则是说有限人传人。

其实那时候已经有华南海鲜市场经营人员的家属被感染,但领导的定调继续让大家放松警惕,这耽误了疫情的防控。

大年三十,申请的医护物资就是发不下来

情况越来越严重了!

我们第一时间就按照程序向上面申请了医护物资。

但直到24号,大年三十当天,我们能做的还是向上面报表,我们申请的第一批医护物资还是迟迟没有发下来。

大量发热病人没有医院收治

定点医院是收治发热病人的,很多一线医护人员只能自购防护服、口罩等物资,实在搞不到的医护人员只能“裸奔”上阵。

大量发热的病人没有医院收治,也没有为危重病人开设绿色通道。

这种情况下,很多大医院绕过我们直接呼吁社会捐赠,他们很多物资确实是社会捐赠的,而我们不能保证所有的医院都能收到社会捐赠。

没有住院收治病人的死亡人数不会对外通报

武汉目前应对疫情是分级诊疗:如果居民连续两天发烧达到37.5℃并伴有咳嗽、咽喉疼痛等症状,需要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抽血检查,如果结果显示淋巴细胞减少、白细胞数正常或减少,这就是一个符合条件的初筛病例,需要送至定点发热门诊进一步治疗,患者确诊后才被隔离治疗或送往金银潭医院治疗。

我们单位有热线电话,每天大量的投诉电话会不停地打进来。

很多市民打电话反映家里的情况,家人无法得到及时救治,负责接线的同事都哭了。

有时接了一天电话,手都会抽筋。

武汉青山区工人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

我们除了统计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上报上来的发热人数,并没有解决办法。

我们从基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统计上来的数据,也只是供上级部门参考。

每天具体通报的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,都是以金银谭医院及定点医院为准的,其他没有住院收治的病人,死亡人数无法统计也无法纳入。

我记得有位病人家属打电话来,说病人高烧严重、呼吸急促,自己跑了三家医院都没有床位。

我们迅速联系医院,但等我们协调好床位时,这位病人已经去世了。

由于前期试剂盒供应不足,病人直到去世都未被确诊为新冠肺炎,这种死亡是不会被纳入通报数据的。

情况已经开始好转

前几天我也很焦急,物资供应不足,医护人员不够。

现在定点医院都是超负荷运转,其他省份派来增援的医务人员不知道在哪里,“小汤山医院”投入使用还需要好几天,等医院建起来,疫情局势又会发生变化。

知音湖畔建设中的武汉版“小汤山”医院 图/新华社

全国都知道武汉防控疫情不力,现在该骂的已经骂了,关键还是要做好当下的防控措施。

从昨天起,各地援鄂医疗队的到来,医护物资告急的情况也有所缓解,更多的病人得到了收治,预计状况还会继续改善。

现在我最担心的是病人潜伏期到来,有可能出现新一波的病人,使我们稍有好转的工作再次陷入被动。

其实我也很害怕

虽然武汉“封城”后市民交通出行不方便,但大部分市民联系我们的诉求,并不是需要车辆接送,而是希望卫健局能协调医院床位。

很多市民跑了几家医院,都被告知没有床位。但面对这种诉求,我们往往也无能为力,辖区内的大型三甲医院很难协调,而定点医院床位确实紧张。

最近这段时间,大家中午都顾不上吃饭,我每天晚上10点以后才能下班,大家都只能连轴转。

其实我也害怕,要是我不小心被感染,我也担心没有地方去治。